水绪

灣家人。
這是黑歷史保存庫。

[TW]無題

  我一直待在狹小的空間中。一個狹窄、黑暗,令人喘不過氣的空間之中。這裡沒有光,沒有聲音,有的只是一扇大的不可思議、有著像是符咒般花紋的門。

  我不知道那扇門通往哪裡,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啟那扇門,但我知道,那扇門的後面,有著一個廣大而美麗的世界──一個我渴望前往的世界。

  所以,我靜靜地等待,等待門扉開啟的那一天……

***

  在等待的期間,不時有我無法理解的訊息流入我的腦海中。

  一開始我只是任由那些訊息竄進我的大腦,直到我發現那些訊息,居然是個故事,便開始細細咀嚼這動人的情節。

  然後,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天門終於打開了。

  強烈的光芒突然照射進來,令我有些不適應;不過,也因這耀眼的光芒,讓我看清了我待了許久的空間的全貌。

  原來,這裡不只我一個人,另外還有七個同伴。但在漫長的等待之中,我們卻誰也沒有發現誰,誰也沒有和誰說過話,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一個人。

  但是現在,我們發現了彼此,也在這一瞬間明白了我們是「誰」。

  我,是「伊絲萍‧查爾斯」;而他們,是我的夥伴。

 

  「大家、一起走過那扇門吧?」

  金髮的男孩說話了,他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真的要穿過那扇門嗎?」

  我有些猶疑。雖然總是渴望著到門的另一邊,但要到一個未知的世界,多多少少令人不安。

  「吶吶、一起手牽手吧?這樣就會比較有勇氣唷!」

  穿著潔白連身裙的女孩接著說,分別牽起了我和一名有著俐落短髮的女子的手。然後所有人一個接著一個,八個人都把手牽了起來。

  不可思議地,方才的不安全消失了。

  我們手牽著手,八個人帶著微笑,一齊走出了那黑色的空間。

 

***


  印象中是天翼之鍊在臺灣第二次倒閉時,太難過寫的。
  國三開始玩這款遊戲,對最初始的八位角色有著難以言喻(?)的感情,而玩家所操作的角色也都是有意識的,他們就像是玩家培養的孩子一樣。
  第一次倒閉的時候,我哭得很傷心。
  第二次倒閉的時候,我沒有哭,但是覺得很心痛。

  每個帳號的角色,在被創立的時候,都相信自己的父母(玩家)會好好地培養自己,而他們也盡力地為父母呈現名為天翼的世界,以及在這個世界中,屬於他們的故事。

  可惜的是,在現實的玩家卻不是。

  有的人盡心盡力地培養著角色,陪著他們成長,直到世界崩塌(關服);有的人沒辦法陪伴到最後,中途離開了。

  當然,最過分的是將角色交給外掛程式,使角色成為除了破壞平衡外,毫無意義的機器人。

  不幸的是,臺灣以這種人最多。
 
  所以當時的我想寫以"帳號角色"(而非故事角色)心路歷程為主的故事。
  孩子們一開始待的黑暗空間,指的是開服前,遊戲還未正式營運。
  門是帳號,當孩子穿過門,即他們被玩家創立了。

  設定中,玩家操控的角色可以聽到玩家的談話與想法(操作),他們可以感受到玩家對他們的愛,並將自己交給玩家操作。當玩家"下線"時,他們會待在玩家下線的地方,不能離開,但是能與其他玩家角色交談(同樣也是已下線的角色)。他們會交流自己的父母(玩家)為他們做了什麼,而他們達成了什麼樣的目標等等,就像孩子在學校會和同學分享那般,然後期待著父母(玩家)再出現(上線)的時候。

  當然,也有孩子再也等不到父母。因為父母離開了遊戲。

  而當玩家將角色交給"外掛"後,角色會變成紅眼。他們心裡不願意,但卻無法拒絕外掛程式的操控,只因是"父母"將他們交給外掛。久而久之,這些孩子也麻木了,失去了自己的意識,只是一再地破壞天翼這個世界的平衡。

  文章即繞著這三大類的角色去述說他們的心情。他們會開心、會難過;會期待,也會失落。

  一直被父母疼愛的孩子,他們幸福,卻也害怕--害怕有一天,自己會被父母拋下。
  被父母放棄的孩子,他們失落、難過,但卻抱著一絲期待與慶幸--慶幸自己至少沒有失去自我,成為被外掛操控的行屍走肉。
  而成為機器人的孩子,已經失去了意識,只有前兩類的孩子會為他們哭泣、為他們傷悲。

  隨著時間流逝,變成機器人的孩子成了絕大多數,迎來的下場即是世界崩壞(關服)。

  極少數的孩子能和父母一起度過崩壞前的時光,他們竭盡所能地想把握最後的時間,為父母再次展現這世界的美麗,並抱著感恩的心,期許著下一次再見。
  被拋下的孩子,有的能與父母重逢,有的直到最後都未能等到父母。
  而成了機器人的孩子呢?他們連所謂的傷心都無法品嚐。


  當時的腦洞與設定很完整,但卻怎麼也寫不下去。
  寫著寫著,自己就忍不住哭出來,不知道該怎麼平復。
  於是決定讓這構想停留在序章吧。
  
  真的很喜歡天翼之鍊。
  也深愛著我所有創立的角色,它們永遠都是我的孩子。

[PM3]願望 (1)

已經坑了。
大綱內的結局是女兒和父親互相為對方著想,但卻都無法真正把握住對方的願望,於是女兒15歲就變回妖精了。

天知道我玩PM3,第一次玩出變成妖精的結局有多麼痛心...

----

  道爾‧安德森終於買下了一間小屋子,在他流浪的第十五年。

  他提著伴隨他多年的行囊,站在代表結束流浪生涯的屋前。

  房子位在下王城區,雖然稍嫌陰暗狹小,治安較差,生活機能也相當不便,卻是王城中房價最低的區域。

  即使如此,仍是花盡了道爾所有積蓄。

  但為了他十年前得到的救贖,道爾認為值得。

 

  「爸爸,這就是我們的家嗎?」

 

  道爾身後的莉莎,揹著一包也不算小的行囊,看向新家的眼神有些複雜。

  由於跟著父親一起流浪,十歲的莉莎不僅身高較同齡的孩子們來的高,體能亦是好上不少,行動力也強,就是脾氣上有些倔和拗。

  「好像跟帳篷的大小差不多?那我們繼續住帳篷也可以嘛!」

 

  也許是原本是喜好自由的妖精的緣故,莉莎不討厭跟著父親在四處流浪。

  更年幼的時候,莉莎曾經抱怨過,為什麼不能找一個地方住下來,為什麼冬天的時候一定要在戶外受凍?

  但隨著時間流逝,莉莎喜歡上帳篷生活的無負擔:想到哪兒,就到哪兒。

  想享受城市的繁榮,父親和她兩人可以在城外紮營,順便補給必要物資;厭倦了城市,他們可以拆了帳篷,往山、往森林、往海走去。

  雖然漂泊不定的生活很辛苦,可父親卻從不會讓她挨餓受苦,流浪生活自然會是一種享受。

 

  因此,現在要在一處落地生根了,莉莎反而不能適應。

  

  「為什麼要住在這裡?買這間房子花了不少金幣吧?」

  

  而且莉莎很清楚,自己父親的手頭從未寬裕。

 

  「金幣爸爸再賺就有了,妳不用擔心。」道爾回過身,對莉莎說:「走了,進去吧。還得花時間打掃才能住人。」

  

  說完,道爾便走進屋裡,在屋內的角落放下行囊,著手清理滿佈塵灰的地板。

  見狀,莉莎癟了癟嘴,也扔下手中的行李,幫著父親掃掉厚灰和家具上的蜘蛛網。

 

  「爸爸,你還沒回答我第一個問題:為什麼突然要住在這裡?」

 

  清掃並沒有令莉莎遺忘她的疑問:爸爸好端端的,做什麼突然要在王城這種不論房價還是物價都高的離譜的地方?真要定居,隨便選個城市也都比王城強。

 

  「因為這裡是王城。」道爾淡淡說了一句。

  「我知道這裡是王城啊,所以為什麼要住在王城?」理所當然,莉莎完全不能接受父親的回答。

  「……因為我女兒說,想要當公主。」

 

  因為女兒說,想要成為公主,所以道爾選擇住在王城。

  因為是王城,所以資源一定最豐富,莉莎一定可以找到很好的老師去培養她成為公主必須具備的能力。

  因為是王城,是王族所在的城市,也是最接近王子的城市。

 

  ──所以不論自己有多苦,也一定要為了實現女兒的願望而在王城住下。

 

  莉莎顯然被父親的回答弄得一頭霧水,但她決定什麼都不再問,專心拍掉她的蜘蛛網。

  父親竟然一直有將自己的願望記在心上,讓她很高興。

  因為每次自己提到「想成為公主」時,父親都像是沒聽進去般,只是敷衍的點點頭,讓莉莎總是有種被潑冷水的感覺,連她自己都快要放棄當公主的願望了。

  

  『也許,爸爸決定定居在這裡,不是什麼壞事。』

  


[PM3]願望 (序)

繼續保存庫...
是個大綱已經想個七七八八了,但沒毅力寫完的大坑(ry


----

《願望》

 

  在朝露之中誕生的妖精,每一個都懷有獨一無二的願望。

  所謂的願望,其實就是夢。

 

  ──而夢成真的機率能有多高呢?

 

  作為誕生的慶賀,妖精女王總會聆聽小妖精的夢,不論是大是小,接予以實現。

  

  ──但願望只能許一次,也只能實現一個。

  

  『我想成為公主!成為人類的公主!』

  

  初生的她,許下了巨大的願望。

  又或者說,是不切實際的夢。

 

  一個想要成為人類的妖精。

  一個想要成為人類公主的妖精。

  

  ──多麼的勇敢、多麼的天真,多麼的愚昧!

  

  妖精女王告訴小妖精,她的願望是不可能成真的。

  小妖精只能傷心地含著淚睡去。

 

  夢裡,人類宮廷的華爾滋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令人嚮往。

  小妖精變成漂亮的少女,牽著王子的手,舞過一曲又一曲,他們倆的舞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啊啊,雖然女王陛下說這個夢不可能成真,可是我還是無法放棄……』

  

  ──妖精的夢是無法阻止的。

 

  妖精女王相當清楚這一點。

 

  『妳的時間只有十八年。人類到了十八歲時,就必須為自己人生的道路做出抉擇。屆時,即使妳無法成為公主,妳也必須為身為人類的自己負責。這十八年,妳就好好努力。』

 

  於是,妖精女王完成了小妖精願望的一部分,讓她成為了人類,卻未讓她降生於皇家,而是成為一位流浪者的女兒。

 

  小妖精得到的,是一個機會。

  一個實現願望的機會。

  雖然很渺小,但這個機會確實存在。

 

  『一定可以的。十八年,我一定可以讓自己成為公主的!謝謝您,女王陛下!』

 

  勇敢的小妖精,決定抓住這個機會。

  天真的小妖精,相信努力定能有所得。

  愚昧的小妖精,看不見這個機會背後的一切。

 

 

  再睜開眼,小妖精發現自己變成了人類女嬰,被一位批著斗篷、看起來有些蒼老的中年男子抱在懷中。

  中年男子叫她「莉莎」,並用不算乾淨的手指頭逗弄著懷中的她,讓她不由自主的發笑。

  小妖精知道了,這位中年男子便是「爸爸」──未來的十八年,將養育她的人。

  

  小妖精感覺得到,爸爸將會是她成為公主的道路上很重要的人物。

 

  『希望可以和這位爸爸好好相處。』

 

  於是,小妖精展現了身為人類的她,第一個燦爛的笑容。


[PM4] 傳遞

這是個保存庫...
08年還09年參加美吧暑期活動的文章。


----


《傳遞》 

  起風了。 
  依莎貝兒站在斷崖上,淡金色的卷髮與青綠色的絲衣順著風向前飄著。 
  任由微風從後方吹起髮絲,輕擦過瓷器般滑潤的雙頰,依莎貝兒的雙眼望著下方的那茂密的靜謐森林。 
  魔界之森。 
  十四年前,她就是在這裡,將她的女兒—她和戴肯的女兒—交給海斯撫養。 
  交給曾是最親密戰友的海斯養育,她本該放心才是。但,依莎貝兒就是無法安心。並不是擔心海斯無法給女兒妥善的照顧,更不是害怕他不能將女兒視如己出地疼愛,而是更令她糾心的問題—— 
  她的女兒,派翠西亞,會不會認為作為母親的自己不愛她了? 
  當時的派翠西亞,還只是個三歲的孩子,連話都說不太清楚,卻總是在她的身後「媽媽、媽媽」地甜甜叫著,一會兒要她抱,一會兒要她說故事。但和她一樣有著漂亮金髮的女兒最常要求她的,便是唱歌。 
   
  『媽媽、媽媽,唱歌給派翠聽~派翠一定要聽媽媽唱歌才要睡!』 
   
  想起女兒小小的任性,依莎貝兒揚起溫柔的微笑,同時愧疚也襲上心頭。 

  『媽媽不要我了嗎?』 
   
  雖然知道那時年紀尚小的派翠西亞不一定會記得自己還有魔界的點點滴滴,可依莎貝兒的腦海中卻不由得閃過在人界的女兒,哭著詢問海斯這句話的畫面。 
  即使將人魔混血的派翠西亞送到人界成長,是依莎貝兒認為要讓女兒得到平凡幸福的唯一方法,但身為一個母親,卻無法伴著女兒長大,無法告訴女兒「我愛你」,這永遠是她心裡的一道傷口。 

  「派翠西亞,現在的你應該十六歲了吧?你長成什麼樣子了呢?」 
   
  微風中,依莎貝兒呢喃著。 
  深深吸了一口氣,依莎貝兒唱起歌來——唱起那首派翠西亞最喜歡的搖籃曲。 
  十四年來,只要是起風的日子,依莎貝兒總會一個人站在崖邊,唱著這首既輕柔又平和的歌,讓溫潤的歌聲乘著風,傳到彼端的王國、傳到在王城一角的女兒耳中。 
  她不會離開魔界,這是她與戴肯之間的約定。 
  她不能寫下資訊,請魔族人替她轉送給派翠西亞,因為魔界與王國間的戰爭尚未平息。 
   
  只能藉由風,傳送她的歌聲。 
  只能藉由風,傳送她的思念。 
  只能藉由風,傳送她的母愛。 

  ——也只有無私又溫柔的風,才會載著她最深的愛意,送到女兒的身邊。 

  『派翠西亞啊……希望我的歌聲,能傳達到你的耳中,陪著你,渡過種種難關。』 
  『媽媽永遠愛你……我最親愛的派翠西亞……』